亦随知更

习惯性自作多情

回报的爱意。

#ooc

#一如既往的在崩坏

#随便看看就好

#渚有点黑

#意味不明的结局

#能给人带来幸福的渚【以及成功拐骗到人的业

#日常犯病x业渚之间深沉的爱真是太斯巴拉西了

#嘛如果以上都可以接受那就太好了




「和你在一起…我感到很幸福。」

雪中。依偎在自己怀里的恋人,如此认真地说道。

恋人有着精致的容貌,一眼看去还以为是柔婉的女子。

他自己对恋人是一见钟情,进行了三年的死缠烂打,两个月前终于成功。

当时的恋人注视着他的眼睛,蓝色的发丝披在肩上,加上瘦削的体型,看上去就像个小姑娘。他望着狭小的窗,半响才说:「你有什么值得我信任的理由吗?」

「因为我不是因为钱——」赤羽业走上前,觉得今天胜算格外大:「我是真心的、最真心的喜欢你。」

外面的风雪声很大。恋人站在窗前,吹着凛冽的风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赤羽业皱了皱眉,走上前去帮他关上了窗。恋人一怔,猛地回头,眼眶泛红,「既然这样,我就同意了。」

赤羽业突然感觉空气的杀意不再,恋人换了一副自认识以来最柔和的表情,微微笑了。

「以后,就要过逃亡生活了呢。」他的声音很轻,但是足以让赤羽业听清每个音节。

「但是没关系的,业君。因为有我在的话,——一切,都一定会好起来的。」

#

城市边境,赤羽业好不容易找了一家旅馆让潮田渚休息一下。他很担心潮田渚的身体,自从跟他走了,恋人的身体就没好过。

潮田渚斟了一壶热茶,谁料才刚喝一口,茶杯就失手落下,随着猛烈的咳嗽声化为了碎片。赤羽业走进来时,他静静望着手上被划破的伤口,一脸失魂落魄。

「怎么了?」赤羽业愣住两秒,随即反应过来,几步跑出去:「我去清理。渚你就呆在这里,不要乱动。」

「…嗯,我知道了,业君。」
#

潮田渚被囚禁了很多年。

屋子永远那么狭小,窗外的风景从未换过。唯一能陪他的只有那年老色衰的女人,可她也是将他困于此地的罪魁祸首。

那个女人的事情总所周知,跟着一个男人跑到了这种偏僻的地方,结果那男人根本就不爱她,还跟无数女人有染。气急之下,她就杀了那男人。

然后,她就守着男人的财产,在这里待了下去。

潮田渚听她讲完自己的故事,不禁觉得她很可怜。

「…他也是。你也是…非得一个个都要离开我吗?」女人挽着他的手,「呐…小渚…或许当初是为了利用你,可这些年我真的把你当作亲生孩子看待…」

他听着。听完女人的诉求,脸上仍挂着温和的微笑。

「妈妈,你已经获得够多了,不是吗?因为我,你得到了财富,良人…但是,神不可能永远只眷顾一个人。」

这句话隐藏的意思已经很鲜明了。女人捂住脸,满脸泪水:「你知道的,我离了你,根本无法好好生存下去。所以哪怕是给我一个虚幻的梦境也好…请一定」

赤羽业靠在门边,叹了口气,「渚,你不会心软了吧?」

「放心吧,业君。」

潮田渚收起笑容,轻柔地挥开了女人的手,向过去的主人做告别。

女人好像听到了梦境破裂的声音。「再见了,妈妈。」

#

他是一个工具。一个能带给人幸运和幸福的工具。

诞生的意义也好,还是生存的目标,全部都是为了如此。

毫无征兆和解释,在他身边的人总会受到神的眷顾。

他给接近自己的每一个人予幸福,因此总被争夺着。

但对现在的他而言,生活里只剩下了一个人。赤羽业跟其他人都不一样。他没有祈求过自己的力量,而是因为爱。

赤羽业说,他喜欢潮田渚。

这就够了。潮田渚闭上眼睛,自己本身能被人喜欢着,这就够了。

#

赤羽业很细心地帮恋人处理伤口。虽然不是什么大伤,可他还是觉得心有余悻。

很久以前,在刚刚被派下「寻找潮田渚」这个任务的时候,他就听说过一件事。跟潮田渚接近的人,得到的幸福是不假,可最后的结局总是凄惨无比。

这是不是一种代价呢?

交往的时间里,潮田渚无疑是不谙世事的。硬要形容,恐怕就只能说像一个小孩子。他很多地方都不懂。更别说生活常识什么,与世隔绝的气质一览无余。

这是属于潮田渚的幸运。

世界很丑恶,而他却被各种人保护在温室里,从未接触过全貌。

赤羽业带着潮田渚去了很多地方。他渐渐地知道了很多东西,身体却愈加虚弱。医生不是没有看过,只是每个都毫无意外地摇了摇头。

后来赤羽业想,或许自己根本没有能力保护潮田渚。

可悲可叹。

在他发呆的时候,肩膀被人戳了戳,然后就听到潮田渚的声音:「业君?已经可以了哦。」

他触碰着手上的绷带,眉眼弯弯。「今天的雪下的格外大呢。我们出去看看吧。」

「雪?」赤羽业回过神,「你在那栋房子里还没看够吗?」

「这是不一样的。」潮田渚露出认真的神情,「我们现在是交往关系吧?」

「嗯啊,顺便反悔是不行的。」

「那种怎么样都好。呐业君,快去看看吧…好歹是恋人发出的请求。」

潮田渚很少这么坚持,所以赤羽业还是点了点头。

于是就变成了,两人并肩站在雪中的情况。

「还喜欢吗?」

赤羽业表示不是很能理解:「这有什么好喜欢的…渚你今天格外奇怪呐。」

「不,是指…我。」潮田渚指了指自己,「还喜欢我吗?」

「好像更加奇怪了。」赤羽业扶额,「不过…喜欢阿。喜欢的不得了。」

「我也是哦。」

「那当然吧…我们不是恋人吗?」

潮田渚笑了两声:「是啊…只是刚刚想到了一些事。」他垂下眼眸,「业君你真是温柔的人呢…我从没有怀疑过,我们之间的爱。」

「但是,即使没有这种东西…和你在一起,我感到很幸福。」

他靠近赤羽业,轻轻地吻了上去。

「这样就可以了。」


END.能看到这里真是非常感谢

这边小樱…欢迎来找我玩阿…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