亦随知更

习惯性自作多情

雾塞. 论如何把工作狂媳妇儿骗回家

#练笔…QAQ雾塞真的是冷CP吗QAQ我不信

#OOC

#就是原作赌博师和侦探的职业设定。但背景并不是原著向。

#为什么雾塞在LOF这么冷啊QAQ我不信

#坚持挥发脑洞*简单的甜文

#拉低雾塞文整体质量作【划掉

#好就这样



塞蕾丝缇雅是耀眼的。

无论是赌场还是社交的酒会,她永远都是人群中引注目的存在。

美丽的让人叹息。

因为她是一个赌博师,而且骗术高明。她的眸子可以夺人心神,她的话语可以让人放松警惕,然后在不知不觉中骗走你的一切。

「正是如此。」

听着有关自己的描述,塞蕾斯缇雅微微勾起唇角,她嗤笑一声,轻盈地提起裙摆,来到男人面前:「啊啦,只不过是失去了全部家当而已…武田先生,真是不冷静啊。」

烛光照亮黑暗。屋子的一角,武田挥手让身旁的武士退下,自己与塞蕾斯双眸交接,「但是你没有想到…我还有一支暗卫吧?听说你做这个行业已经很久了,款也搅了不少。那么,会珍惜自己的命吗」

塞蕾斯微微眯起眼睛。

真是,毫无意义的败家犬的垂死挣扎呢。

「真是的…武田先生,原来是一个这么无聊的人。这样的话,可是不能与她相比的哦?」

这句话里的挑衅意味已经很清楚。武田脸色一变,不知不觉就往后退了几步。然后又想起对面女人现在的处境,底气又足了起来。

既然如此,就让那女人吃点苦头吧。

求饶的她的样子,一定会美丽到极致——

然后,就是屋里仅有的小窗玻璃被打碎的声音。


#


女子拍拍身上的尘土,环顾四周,神色冷峻,「塞蕾斯…你又给我惹了麻烦。」

塞蕾斯的表情突然变了。

脸庞泛上了红晕,带着遇见恋人的欣喜,展开了最甜美的笑容——「看来这场赌局…依旧是我的胜利呢。」

雾切桑…真的放下工作回来了。

#

看见雾切风尘仆仆的模样,塞蕾斯故作遗憾地摇了摇头,「真可惜。我不是很喜欢身上沾满脏物的感觉呢。」

雾切便起身往外走:「那我走了。」

「…真没办法,只能破例了…」塞蕾斯从背后拉住雾切,把她扫视了一遍。「工作的很辛苦呢。雾切桑。灰尘和树叶什么的不论,甚至还有伤口…啊呀,看来今晚除了武田先生还有人要身败名裂了…」她好像想起了什么,「算了,反正你是不会告诉我罪魁祸首的名字的吧…」

「很有自知之明。」雾切点头,「总之你这种把戏我见得多了,下回你就自己解决吧。」她指了指屋外正在接受警察盘问的武田一行人。

「上回雾切桑也是这么说的哦?结果还是亲自来了呢…」

「…下次绝对,绝对不会被你骗到了。」

「其实呢,今后我的工作也将加重…可能有很大一部分时间见不到雾切桑了哟?」

「嗯。」

塞蕾斯不悦地扬起眉毛,「所以呢?雾切桑没有什么想表示的吗?如放下委托,稍稍地多陪伴一会儿我之类的。」

「那是什么啊?」

「啊啊…真让人怀疑。」塞蕾丝继续带着笑容,「当初真的是雾切桑向我表白的吗。还是说…是伪装的欺诈犯人之类?」

「你要那么说也可以。因为那确实是我很想抹消的黑历史。」

「……」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FIN.感谢看到这儿

雾塞那么有爱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冷啊QAQ














评论(5)

热度(40)